病人的手術責任 :你我是一個團隊

online-about-news_03

發表於《外科醫生選擇》,2011年5月16日

你我是一個團隊。當你挑選我作為你的外科醫生時,我們就站在了同一陣線。我們的目標是讓你手術取得成功。

我會以專業知識和能力為你治療。我會嘗試了解你。我會與你見面-不是護士或護理協調員、病人協調員。充當這個角色的會是我。我會試著去了解什麼在困擾你,我們可以做些什麼來解決它。我會建議出所有的好壞、風險和併發症。我不會披著糖果外衣或提供不適當的期望。我會教育、教育再教育。我會包括“甚麼都不做”,作為真正的選擇。我會展示照片。我會盡我所能完成重要手術。正如他們在其他領域所說的,我會「量度兩次,切割一次。」我會努力令傷疤好看。我會在手術後經常與你見面。如果你有這種考慮的話,我可以通過電話和電子郵件聯絡上,甚至在你需要的時候為你診症。但如果不幸地你出現併發症,我會更頻繁地出現在那裏。

我們是一個團隊

但我需要你也承擔責任。在構思這個博客時,我用谷歌搜尋了病人責任。我發現了一個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(NIH)發佈的合同。我覺得它挺有趣,它促使我思考。我的合同包括甚麼?簡單的東西:

  • 對我-你的醫生說實話。我不是你媽媽。我在這裏並不是來評價你的生活方式。但我需要知道真相。你是否吸煙。你是否有任何醫療問題。你之前是否曾做過手術。你服用甚麼藥物(包括草藥和維他命)
  • 遵從我所說的。當我告訴你不要做運動、戴胸罩、或舉重的東西,是有原因的。因為我想保護你使你能良好痊癒。
  • 如果任何令你窒息/有趣/錯誤/不好的感覺,請與我聯繫。我知道有些醫生不平易近人,護士和工作人員層將你和醫生隔開。我不是那種醫生。手術是一項獨特的經驗。我不期望你會知道自己是否“正常”。焦慮只會使你術後復原更糟。所以請與我聯繫。
  • 疤痕。我會盡量讓疤痕隱藏、如髮際,盡可能令它平整與漂亮。我會在第6個星期展示照片,讓你知道疤痕模樣。我不能保證有完美的疤痕。但有些東西我可以控制。特定的遺傳疤痕類型較差。如果你膚色較深,會形成色素沉澱。如果你受到輕微感染、膠布引起水泡、針刺或衣物刺激(胸罩/服裝),疤痕會變得更糟糕。針對疤痕,我可以提供許多乳液和藥水,這取決於問題所在。我們應該嘗試一下。許多都有幫助。有時,切割疤痕重做可能是最好的選擇。
  • 如果你有任何不滿意,請跟我說。
  • 請你預約。如果你不來,我當不了你的醫生。特別是如果有些事情令你很擔憂,不要等待。有些問題盡早處理會較好。
  • 你應該做的。如果你開始出現傷疤,請按摩它並塗上疤痕霜。如果你抽脂的話,維持飲食和運動方案。
  • 保持現實。我直言不諱。我對所有的病人都發表此評論。我不會披上糖果外衣。因為我堅信,這是你的身體,你應該知道你所做的是甚麼和實際出現的典型效果。我無法控制一切。併發症也有可能發生。

我是你團隊的一員。我之所以成為一名外科醫生,是因為我愛手術、我愛我的病人。我的目標是你的幸福。

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: 朝著共同目標合作的精神,我們的病人(和他們的父母、監護人和代理人)有責任成為醫學研究的合作夥伴和臨床中心的病人。

你有責任: 以你最好的認知,提供關於你身體狀況和病歷的完整資料。包括目前疾病、之前住院紀錄、目前所用藥物、過敏和其他所有與健康相關的事項;

  • 於簽署同意手術前,與研究人員討論你的草案(研究或治療方案);
  • 要告知醫療人員你治療計劃的有關意願。若你在過程中無法溝通,可以授權家庭成員或發言人代表你作出該醫療決定。
  • 為了能遵照您的議案,配合醫院工作人員,若程序指引不明確應提出詢問,並積極參與你的健康護理決定。你或可以透過任何理由退出這項研究,但採取該行動前最好先與你的主診醫生商討。患兒家長有責任指明是否參與以及他們想如何參與孩子的護理計劃;
  • 參與草案過程中要避免服用任何藥物、藥物或酒精飲料。由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醫生批准的人士除外;
  • 堅持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禁煙政策;
  • 準時出席程序安排並作出所有預約。如果不能這樣做,取消和重新安排預約時都有責任通知醫生;
  • 要及時向醫生或護士報告任何意想不到的問題或醫療狀況轉變;
  • 如果你有任何疑慮或問題,覺得沒有得到充分的照料和治療的話,通知有關工作人員或病人代表;
  • 要尊重美國政府財產、病友及其他人;遵循影響病人護理和治療的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規則和條例;尊重其他病人和醫院工作人員的權利。這包括有責任尊重其它病患者的隱私和他們的治療資料,把這些視為機密;
  • 支付所有醫療或臨床中心外實驗室的開支。除非你已收到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適當的書面形式授權,由國家衛生研究院支付這些費用;
  • 其它與你協議不相干的所有醫療護理和藥物,可從你自己的健康-護理提供者獲取。但同時作為臨床中心的治療住院者除外;
  • 為自己安排來往臨床中心的交通工具,並支付全部生活費。除非這些費用均由草案或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的醫生授權支付;並建議隨行護送者或其它留在貝塞斯達(Bethesda)地區的人員必須自己支付旅費和生活費,除非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同意支付你的開支並任命他們作為監護人;
  • 提供完整的信息,保持接觸和溝通以安排訪問和監測健康狀況。這些信息應包括:(1)你目前的地址和電話號碼;(2)緊急聯絡人近親或人士的姓名、地址和電話號碼;(3)一直負責你健康的醫生姓名、地址和電話號碼,包括你家庭醫生和轉介你到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醫生(們);
  • 當參與的議案完成或中止後,在身體狀況許可下,你可返回自己健康醫療提供者接受護理。

資料來源:
www.laurengreenbergmd.com/uncategorized/patient-responsibility-in-surgery-you-and-i-are-a-team/

 

發表迴響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trike> <strong>